木林

幼儿园文笔警告,杂食党,什么cp都吃,偶尔写写文,劫道者除了搞cp的时候勉强能接受,其他时间就算了,over

我人傻了,我今天闲得无聊看我之前写的文发现不知道是被吞了还是怎么了,“不用在意我这个无名小卒”和“兵荒马乱的一天过去”这里少了三段,还挺多字,已经补上了,对不起大家,给大家磕头砰砰砰

顺便细化了一下某些地方,希望大家喜欢原文地址 

太无聊了

求个脑洞梗什么的,能写就写,一律短篇,在家要发霉了

图中圈出原文为@笑忘书 在JPSS的杂货铺一合集中发表,而@雨中人 这位精彩抄袭人在1.28日晚被发现一字不改的抄袭,且在评论区中拒不承认抄袭这一事实,对比图请见p2p3,不承认的话指路下方抄袭链接,可在评论区文明观猴。

原文 

1星海 被抄原文之一 星海 

2黎明 被抄之二 黎明 

抄袭 

1天文台的故事 

抄袭之一 天文台的故事  

2黎明已至 

抄袭之二 黎明已至 

王爷梗(2)可能看不出来是jpss

王爷,你已经把王妃送去武汉三天了。

肯认错了吗?

不肯,王妃还说你别拦着他啃大瓜了那个傻逼武汉市长。




王爷,你已经把王妃送去隔离区当医生三天了。

肯认错了吗?

不肯,王妃已经连轴转工作几十个小时了,让你别烦他。




王爷,你已经把王妃送到家里不让出门三天了。

肯认错了吗?

王妃拒绝回答,说他在家要闲的发霉了,还顺手研究了一下口罩构成。



武汉加油!大家都要好好的。

橄榄枝(上)

一个混乱状态下互相伤害的产物,别问我这写了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大概就是一个斯内普视角的独白。可能会有詹姆篇。看@咿呀这个刀具经销商还发不发刀。

弱智文笔 可能ooc了 求求别骂我


为何阻我继续下堕?

你凭何阻我? 

你不配阻我。

是你让我下堕。

别想现在假惺惺的救赎我。


或许我有罪,

但我的心里已经没光了。

少年心气已经被你掷于地上用脚碾碎了。

再也拼不起来了。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我在你心里是一个编号还是拥有姓名?

你用什么称呼我?

食死徒?鼻涕精?还是西弗勒斯斯内普?


黑暗是我归宿

光明是我救赎

我在沼泽深处无望找寻我灰色的坟墓 

罪人怎会有坟墓?


你死掉了,是被我间接害死的。

我现在你坟墓前,我今天来到这里,不是来嘲笑你,也不是来祭奠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曾经喜欢过你,也只是曾经了。


晓星早已坠落,大火焚烧一切。

王爷梗(jpss版)

王爷,你把王妃送去美国已经三年了。

他肯认错了吗?

不肯,王妃抱着美国的魔药大师死不撒手,属下个人认为王妃可能有移情别恋的可能性,毕竟王妃之前考虑过和坩埚举行婚礼。




王爷,你把王妃送去原始森林已经三年了。

他肯认错了吗?

不,王妃说他死也要和这些魔药材料死一起。认错是不可能认错的,一辈子都不可能认错的,只有跟着神奇动物采采魔药材料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来到森林就像回家一样,个个都是人才,我超喜欢这里的。




王爷,你把王妃送去中国已经三年了。

肯认错了吗?

不肯,王妃说中药好有趣,还说坩埚拿来煮火锅也不错。



王爷,你把王妃送去霍格沃茨教书已经三年了。

肯认错了吗?

肯了,他说他再也不想和这些巨怪打交道了。

玫瑰色的你

灵感来自张悬的玫瑰色的你

但我觉得很适合jpss,所以打算搞个短篇,也有可能是中篇,(等我有灵感就动工?)先码一下让我咕咕咕的时候会良心不安


下面是歌词

这一刻你是一个最快乐的人

你看见你想看见的,你将它发生

因你,我像戴上玫瑰色的眼镜

看见寻常不会有的奇异与欢愉,你美而不能思议

这一刻你是一个最天真的人,你手里没有魔笛

只有一支破旧的大旗,你像丑儿挥舞它

你不怕脏地玩游戏,你看起来累坏了但你没有停

我是那样爱你,不肯改的你

玫瑰色的你,这一刻你是一个最忧愁的人

你有着多少温柔,才能从不轻言伤心

而你告别所有对幸福的定义,投身万物中

神的爱恨与空虚,和你一起

只与你一起,玫瑰色的你

你是我生命中最壮丽的记忆,我会记得这年代里你做的事情

你在曾经不仅是你自己,你栽出千万花的一生

四季中径自盛放也凋零,你走出千万人群独行

往柳暗花明山穷水尽去,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让我日夜地唱吧

我深爱着你,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

《一场绑架》

 JPSS24h-6: 00


上一棒 @锦齐肆     下一棒 @锦齐肆 


麻瓜au   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今天是詹姆·波特和西弗勒斯斯内普五年级普通的一天,一切都很和平,冲突已经一周没有发生了,斯内普有些疑惑波特这周怎么没来找他麻烦, 身上淤青逐渐的消退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怀疑波特他们在搞什么大阴谋,一个人被欺负到了连往好的地方想想都是奢望,真是可悲。

  而波特那边,他最好的朋友小天狼星勾着他的脖子问“嘿,詹姆,你最近怎么都不找那个鼻涕精麻烦了?” 他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詹姆胡乱眨了两下眼睛,不敢说真正的原因,把发生肢体冲突时碰到某个人微凉肌肤的触感从脑海里甩掉,黑发翘了翘,结结巴巴开口“呃,当然是因为我最近发现了一个更好玩的地方,我们学校翻墙出去走十分钟有个小巷,有家黑酒吧在那里面,我最近一直在打听路线。”

  小天狼星兴奋地叫到“well,詹姆这可真是太酷了,黑酒吧哎,你怎么没早点告诉我。”波特挠挠头“我还想着等打听好路线带你一起去,给你个惊喜。”小天狼星眼睛闪了一下“摸索好了还有什么意思,未知才是最吸引人的不是吗?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吧。”

  午夜,有人影朝围墙去了,然后从墙边消失了。

  过了一会,又有一个人影也到了围墙旁边,犹豫了一下,也翻过去了。

  斯内普偷偷跟着前面勾肩搭背的两个人,黑色的衣服和极轻的脚步声让他变得和黑夜浑然一体,走了一段路,前面脚步声突然变得嘈杂了起来,还有隐隐约约地喊叫,斯内普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更加努力把自己融入于黑夜中,脚步声在距离自己很近的时候停住了,但仍传来叫骂声:“给我滚开,你们这些杂种!”紧接着就是拳头与皮肉的撞击声和两声闷哼,波特被打了,这个认知让斯内普微微抬起眼皮,正好对上了波特被微弱近乎没有的灯光所折射的更加熠熠生辉的双眼,双眼又因愤怒而更加明亮,像两团火焰,斯内普恍惚中想着,一分心,脚下踏上了什么东西,可能是树枝?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谁会在乎呢?发出咯吱一声,一瞬间,冷汗爬满了斯内普的全身,四周声音如潮水般褪去,耳朵只能听见自己变得慌乱无序的心跳声,一声一声撞击着耳膜,抱着侥幸希望前面几个不知身份的人没有发现自己,但事与愿违,他看着本就覆盖了大半个小巷的影子如海水一样朝自己扑来,拔腿就朝着相反方向跑,没跑两步就感觉后脑勺被钝物重重击打,整个人脸朝下扑倒在了地上,扬起了一些细小的尘埃,视线逐渐眩晕模糊,耳朵却依旧顽强的接受着信息。

   “老大,逮着个小老鼠怎么处理?”被叫老大的那个人摸着手上一个像是戒指的黑色东西漫不经心命令“把他和波特家那小子一起绑起来吧,我们虽然只是绑架,但也不能把他放回去,徒增事端,逃跑的那个找到了吗。”之后那个手下小声回了些什么都听不见了,世界变的一片漆黑,斯内普苦中作乐的想,至少我不一定会死了不是吗?他没有看到波特担忧的眼神。

  斯内普在一片黑暗中醒来,被绳子束缚的浑身酸痛,尝试着动了动手腕,却被绳子磨的发疼,伸出手指试图碰到什么东西,却戳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后背,斯内普吓了一跳,猛的收回手指,听到了波特那有气无力的声音“Hi,亲爱的鼻涕精,在这里见到你真荣幸,要不是我们现在被绑在同一条绳子上,我会很高兴给你来个吻手礼的。”斯内普张嘴咳嗽了两声,终于能发出声来,说道“该死的波特,你那形影不离的另一半呢?连体婴终于被切开了吗?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会被绑架?”

  “小天狼星……我们逃跑的时候我让他从之前我们发现的密道走了,他到了安全的地方就会报警,至于是谁绑架的我,可能是我爸的政敌吧,想绑架我逼我爸退出选举。”波特罕见的没有反唇相讥,反而一一解答了。

  “那为什么我又在这里???”

  “啊——当然是因为我们亲爱的鼻涕精先生自不量力的跟踪,跟踪就算了,还被发现了,真是丢人。”

  斯内普沉默了一下,斯内普沉默了两下,斯内普沉默了,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最终还是在唇齿间极细微的嘟囔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你的好兄弟。”

  波特没有听到,咕哝了两声不知所云的话语,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躺在布满灰土的地板上,耳边有昆虫的叫声,老鼠啃木板的声音和看守们的交谈声,在嘈杂的黑暗中,两个死对头的手逐渐交叠在了一起。

   感觉过了很久,又像只过了半小时,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看到一个人偷偷溜了进来,割断了捆着他们俩的绳子,低声快速地说“走到那个书柜旁边,地板上有一个活版门(参考魔法石),跳下去顺着走就能出去,路上有一些房间,你们有需要可以进去躲避,但,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如果听见枪声别回头,拼命跑,出去会有人接应你们,要是没跑出去也要坚持久一些,等待救援。”

  “你是谁?”

  “我是谁?名字代表什么?我们所称的玫瑰,换个名字还是一样芳香。去吧,不用在意我这个无名小卒。 ”

  这个人说完就走,什么解释也没留下,波特皱了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既然绳子已经被割断,也有人指道,就算是陷阱也比待在这里等死强。

  活动了一下筋骨,拉起斯内普就跑,两个人粗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少年们的脸因奔跑而泛红,又因听到后面传来枪声而骤然变白,更加快速地向前跑去,但无暇掩饰的脚步声暴露了他们的位置,子弹朝着他们这个方向打来,有一颗正好打到了波特身上,白色的卫衣上迅速洇起了一片红,随着身体起伏肆意流淌,混着刚才在地上蹭的尘土,三种颜色交织像是雪白宣纸上作的泼墨画,斯内普感觉跑在他左前方的身体一直在轻微颤抖,心急如焚却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想着快点跑出去,波特速度渐渐放慢了,斯内普一把把他背起来继续向前跑去,但过于瘦弱的身体并不能长时间背负另一个人的体重,还会被波特抱怨你的肩胛骨顶得我好痛,斯内普默默翻了个白眼,继续向前跑,即使气喘吁吁,五脏如焚。

  跑了一段路他们终于看到了一个小门,他们在穷追不舍的枪声中扑进了密闭的狭窄空间,斯内普把波特半靠着倚在墙上,手忙脚乱地扒他上衣,波特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变得迷迷瞪瞪,眼皮一跳一跳的想合上,“斯内普,我是不是要死了啊,我还有好多事没干,我的梦想还没有启程,我还没有向喜欢的人表白,我的人生还没真正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闭嘴,保存体力。”斯内普匆匆说,把对方的白卫衣脱下来,看着狰狞的伤口感觉心漏跳了一拍,借助地面翘起的钉子把卫衣拉成一条一条,血不停流出来,慢慢干在身上,变成了暗红和深褐交织,他拿布条把伤口缠成两圈,细长的沾着血的手指不时触上裸露的躯干,在此情此景下却都生不起什么绮念,包好,血还是在流,斯内普绝望地把手贴在伤口上,企图让血流慢一点,手却很快被血染红,斯内普莫名其妙哭了出来,滚烫的液体崩在波特的手背上,让那个人差不多闭合的眼睛又稍稍睁了睁,动动嘴唇,极其细微的气流化为一句话“别哭啊,斯内普,我如果能活下来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斯内普呆滞地继续用手按住波特的伤口,没有理他,恍然觉得四周过分安静,发现枪声不知道何时已经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直升机的轰鸣声和警笛声,他们获救了。

兵荒马乱的一天过去,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学校里暂时少了一个人,多了一些饭后茶余的谈资而已,但两个当事人心里某些细小的情愫却在悄然生长,逐渐变成了参天大树。

  一个月后,波特终于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可以接受探视了,病房里,西弗勒斯和詹姆两个人相对无言,气氛尴尬到了极点,终于,西弗勒斯开口了“en……谢谢你,在每个方面。”短短一句感谢,对异常骄傲的人来讲比杀了他还难,但他还是坚持说完了,詹姆歪了歪头,看着坐在他床边整张脸都憋红了的西弗勒斯,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感谢他,这不是他应该做的吗?正常人都不会丢下另一个人逃跑的。西弗勒斯没等他回答就转移话题,“你之前说要告诉我的秘密是什么?”

  詹姆脑子暂停工作了一会,任由脑海里两种念头打架,终于横下心来,闭着眼睛讲“我喜欢你。”等待着面前人拂袖而去,却半天没听到动静,悄悄睁开眼睛,发现西弗勒斯居然没有发怒,反而有些温和的看着他,詹姆毛骨悚然,以至于都没听清楚西弗勒斯说的话,“好吧,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我可能也有点喜欢你。”门外护士敲门提醒了一下探视时间要到了,西弗勒斯站起身来,给了他一个拥抱,拿起搭在旁边的大衣走了,被詹姆的傻样娱乐到的,带着笑意的声音在空中晃悠了几秒,飘飘悠悠的钻进了詹姆的耳朵“我明天再来看你。”

  詹姆现在有点迷茫,詹姆不止一点点迷茫,詹姆琢磨了一天终于琢磨明白了,他!表白成功了!!

  詹姆激动地拍了一下病床,又因为扯到伤口而龇牙咧嘴,但一整天嘴角还都是笑咧起来的,来给他换药的护士认真想了一下这是不是面部肌肉失调,最终放弃了告诉医生的打算。

  詹姆出院的时候正好赶上寒假,却每天都补课程进度补的痛不欲生,专属家教·男朋友·西弗勒斯每天边给他讲题边听他嗷嗷嗷惨叫,终于忍不住了,一拍笔,吼到“你把这一打练习做完我今天晚上就陪你出去疯,没做完你就等着自己做吧,我不跟废物玩。”

詹姆安静了,詹姆奋笔疾书,詹姆做完了一打练习,西弗勒斯看在眼里,心想一打作业还是太少,明天布置两打好了。詹姆:?

 总之,他们晚上出去玩了。詹姆想去酒吧,西弗勒斯挑眉“你这次住院因为什么进去的,需要我给你复述一遍吗?”詹姆干笑了两声“西弗——这不是,实在想喝了吗?而且这也是正规酒吧。”

  两个人在大街上大眼瞪小眼了半天,终于某个人屈服了,大步向前走,留下了一句几乎听不到的,从牙缝挤出来的“我欠你的”。

  到了酒吧,非常想点烈酒的詹姆在某人的逼视下还是磨磨蹭蹭点了两杯度数不是很高的酒,坐了二十分钟,詹姆又开始搞小动作了,他被发现了,理不直气也壮“瞪我干嘛。”

  西弗勒斯皮笑肉不笑“你以为我他妈的没发现你喝的是我那杯吗。”

  “好吧,我错了,但是出来玩别这样严肃嘛。”带着酒气枕到对方肩上,“我只是想试试和你间接接吻而已。”于是某个同学获得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詹姆表示不满意并加深了这个吻,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他们出酒吧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一出大门正好烟花于夜空绽放,“我们的关系会像烟花吗?我指的是无比绚丽却又稍纵即逝。”

  “我们的关系永远不会改变。”

  剩下的话淹没在了唇齿中,我用温和的言语来安慰你,用我滚烫的唇舌温暖你,你知我希望你快乐。我希望你快乐。


    end




正文到这就结束啦,下面是罗里吧嗦的废话,可以不看。




(第一次写文,弱智文笔,麻烦多提提意见啦,会尽量改进的,因为是短篇,所以除俩主角其他都是NPC,用完就撤(?)某些地方没有写细节,比如西弗勒斯是怎么喜欢上詹姆的,等有空再补设定?结局其实是开放式,他们有可能相伴到老死,也有可能像烟花般短暂,看个人理解噢,渣渣废话完了,拜拜。)


最后的最后,谢谢24h群里小伙伴们给我的帮助和催稿,要不然这篇弱智文应该不会存在了,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