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林

幼儿园文笔警告,杂食党,什么cp都吃,偶尔写写文,劫道者除了搞cp的时候勉强能接受,其他时间就算了,over

他60岁了(斯内普个人向生贺)

(我没有时间混乱,昨天忘发了)

今天是他的60岁生日 ,虽然本人并没有记起来。

对斯内普而言,这只是普通的一个日子罢了。 

am6:00

斯内普保持着坚持几十年的作息,在早晨六点时走出卧室,穿着他的睡衣,散着一头中长发,头发却不是人们所熟知的黑色,而是因年轻时殚精竭虑高度紧张的间谍生涯而早早化为银发,洁白圣洁,看起来和他给别人的形象一点关系都没有。

走进盥洗室,简单清洁后走到书房,拿起书桌上放的杯子,看也不看地喝掉了隔夜的水,用手背擦了一下嘴唇,抹去了残留的水渍,从书桌上拿起根发带随便将头发拢成马尾,又去厨房拿了一片吐司,慢慢地咀嚼着他的早餐。

am6:30

斯内普吃完了早餐,开始了新一天的研究,他最近在研究魔药与中国中药的异同,斯内普觉得这个还蛮有趣,这几天整副心神都扑在了这上面,就算黑魔王和救世主多到排排坐,也还是需要魔药的不是吗?

am11:00

时间过得很快,墙上的指针指向了十一点,一般时钟里会发出悦耳叫声的小鸟却发出了刺耳的尖叫,斯内普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却还是无奈叹了口气,揉了揉因长时间伏案写作而酸疼的腰,拉开扶手椅向厨房走去,毕竟要是你家也有个你不吃饭尖叫声就不会停的时钟你也会按时吃饭的。

斯内普不是没想过拆除这个讨厌的闹钟,但回忆了一下每次试图拆除,无一不是折在了某个厚脸皮孔雀语重心长的话里面,“西弗勒斯,你得要按时吃饭,你看你天天搞研究,没有足够的体力怎么办?你还拿什么效忠主人?”

慢慢斯内普也放弃拆除了,直到再后来……这个时钟成为了他纪念某个人的纪念品。

今天他的午饭是一个三明治,还有一杯黑咖啡,他花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匆匆解决,随意冲洗了下杯子,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又继续回到了书桌前奋笔疾书。

pm2:00

 下午是医生强制的斯内普的休息时间,毕竟他已经六十岁了,身体又因年轻时的经历,比起同龄人来更加衰老,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他的过度使用,顶多坐半天就会浑身酸痛,特别是腰背,更是疼痛的重灾区。医生给他提建议说可以种些药草,既保持一定的运动量,也可收获一定的药材。

于是他把一个空闲的房间开辟成了一个有天窗、可以照进阳光的温室,里面种了一些喜阳的药材,还放了一把摇摇椅供他歇息。他今天像往常一样进去溜达了一下,看看有没有快成熟的准备采摘,又松松土,浇浇水,很是悠闲。

pm3:00

他结束了今天的培植工作,走到了摇摇椅前坐下, 合上眼小憇一会,斯内普不知道自己最近为什么一直很困,抱着回来去圣芒戈看看的念头睡着了,陷入了有着翠绿和阳光的美梦。

你瞧瞧他,死了也是一副傲慢的模样。

嘘,不要惊扰到他。

end


(本来想昨天发的,但是因为前天晚上发生了某些事情昨天就很早睡了,然后就,没码完,只好今天码完才发出来( ˙-˙=͟͟͞͞)不过我觉得也没人看,淦)

《一场绑架》

 JPSS24h-6: 00


上一棒 @锦齐肆     下一棒 @锦齐肆 


麻瓜au   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今天是詹姆·波特和西弗勒斯斯内普五年级普通的一天,一切都很和平,冲突已经一周没有发生了,斯内普有些疑惑波特这周怎么没来找他麻烦, 身上淤青逐渐的消退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怀疑波特他们在搞什么大阴谋,一个人被欺负到了连往好的地方想想都是奢望,真是可悲。

  而波特那边,他最好的朋友小天狼星勾着他的脖子问“嘿,詹姆,你最近怎么都不找那个鼻涕精麻烦了?” 他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詹姆胡乱眨了两下眼睛,不敢说真正的原因,把发生肢体冲突时碰到某个人微凉肌肤的触感从脑海里甩掉,黑发翘了翘,结结巴巴开口“呃,当然是因为我最近发现了一个更好玩的地方,我们学校翻墙出去走十分钟有个小巷,有家黑酒吧在那里面,我最近一直在打听路线。”

  小天狼星兴奋地叫到“well,詹姆这可真是太酷了,黑酒吧哎,你怎么没早点告诉我。”波特挠挠头“我还想着等打听好路线带你一起去,给你个惊喜。”小天狼星眼睛闪了一下“摸索好了还有什么意思,未知才是最吸引人的不是吗?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吧。”

  午夜,有人影朝围墙去了,然后从墙边消失了。

  过了一会,又有一个人影也到了围墙旁边,犹豫了一下,也翻过去了。

  斯内普偷偷跟着前面勾肩搭背的两个人,黑色的衣服和极轻的脚步声让他变得和黑夜浑然一体,走了一段路,前面脚步声突然变得嘈杂了起来,还有隐隐约约地喊叫,斯内普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更加努力把自己融入于黑夜中,脚步声在距离自己很近的时候停住了,但仍传来叫骂声:“给我滚开,你们这些杂种!”紧接着就是拳头与皮肉的撞击声和两声闷哼,波特被打了,这个认知让斯内普微微抬起眼皮,正好对上了波特被微弱近乎没有的灯光所折射的更加熠熠生辉的双眼,双眼又因愤怒而更加明亮,像两团火焰,斯内普恍惚中想着,一分心,脚下踏上了什么东西,可能是树枝?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谁会在乎呢?发出咯吱一声,一瞬间,冷汗爬满了斯内普的全身,四周声音如潮水般褪去,耳朵只能听见自己变得慌乱无序的心跳声,一声一声撞击着耳膜,抱着侥幸希望前面几个不知身份的人没有发现自己,但事与愿违,他看着本就覆盖了大半个小巷的影子如海水一样朝自己扑来,拔腿就朝着相反方向跑,没跑两步就感觉后脑勺被钝物重重击打,整个人脸朝下扑倒在了地上,扬起了一些细小的尘埃,视线逐渐眩晕模糊,耳朵却依旧顽强的接受着信息。

   “老大,逮着个小老鼠怎么处理?”被叫老大的那个人摸着手上一个像是戒指的黑色东西漫不经心命令“把他和波特家那小子一起绑起来吧,我们虽然只是绑架,但也不能把他放回去,徒增事端,逃跑的那个找到了吗。”之后那个手下小声回了些什么都听不见了,世界变的一片漆黑,斯内普苦中作乐的想,至少我不一定会死了不是吗?他没有看到波特担忧的眼神。

  斯内普在一片黑暗中醒来,被绳子束缚的浑身酸痛,尝试着动了动手腕,却被绳子磨的发疼,伸出手指试图碰到什么东西,却戳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后背,斯内普吓了一跳,猛的收回手指,听到了波特那有气无力的声音“Hi,亲爱的鼻涕精,在这里见到你真荣幸,要不是我们现在被绑在同一条绳子上,我会很高兴给你来个吻手礼的。”斯内普张嘴咳嗽了两声,终于能发出声来,说道“该死的波特,你那形影不离的另一半呢?连体婴终于被切开了吗?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会被绑架?”

  “小天狼星……我们逃跑的时候我让他从之前我们发现的密道走了,他到了安全的地方就会报警,至于是谁绑架的我,可能是我爸的政敌吧,想绑架我逼我爸退出选举。”波特罕见的没有反唇相讥,反而一一解答了。

  “那为什么我又在这里???”

  “啊——当然是因为我们亲爱的鼻涕精先生自不量力的跟踪,跟踪就算了,还被发现了,真是丢人。”

  斯内普沉默了一下,斯内普沉默了两下,斯内普沉默了,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最终还是在唇齿间极细微的嘟囔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你的好兄弟。”

  波特没有听到,咕哝了两声不知所云的话语,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躺在布满灰土的地板上,耳边有昆虫的叫声,老鼠啃木板的声音和看守们的交谈声,在嘈杂的黑暗中,两个死对头的手逐渐交叠在了一起。

   感觉过了很久,又像只过了半小时,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看到一个人偷偷溜了进来,割断了捆着他们俩的绳子,低声快速地说“走到那个书柜旁边,地板上有一个活版门(参考魔法石),跳下去顺着走就能出去,路上有一些房间,你们有需要可以进去躲避,但,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如果听见枪声别回头,拼命跑,出去会有人接应你们,要是没跑出去也要坚持久一些,等待救援。”

  “你是谁?”

  “我是谁?名字代表什么?我们所称的玫瑰,换个名字还是一样芳香。去吧,不用在意我这个无名小卒。 ”

  这个人说完就走,什么解释也没留下,波特皱了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既然绳子已经被割断,也有人指道,就算是陷阱也比待在这里等死强。

  活动了一下筋骨,拉起斯内普就跑,两个人粗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少年们的脸因奔跑而泛红,又因听到后面传来枪声而骤然变白,更加快速地向前跑去,但无暇掩饰的脚步声暴露了他们的位置,子弹朝着他们这个方向打来,有一颗正好打到了波特身上,白色的卫衣上迅速洇起了一片红,随着身体起伏肆意流淌,混着刚才在地上蹭的尘土,三种颜色交织像是雪白宣纸上作的泼墨画,斯内普感觉跑在他左前方的身体一直在轻微颤抖,心急如焚却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想着快点跑出去,波特速度渐渐放慢了,斯内普一把把他背起来继续向前跑去,但过于瘦弱的身体并不能长时间背负另一个人的体重,还会被波特抱怨你的肩胛骨顶得我好痛,斯内普默默翻了个白眼,继续向前跑,即使气喘吁吁,五脏如焚。

  跑了一段路他们终于看到了一个小门,他们在穷追不舍的枪声中扑进了密闭的狭窄空间,斯内普把波特半靠着倚在墙上,手忙脚乱地扒他上衣,波特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变得迷迷瞪瞪,眼皮一跳一跳的想合上,“斯内普,我是不是要死了啊,我还有好多事没干,我的梦想还没有启程,我还没有向喜欢的人表白,我的人生还没真正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闭嘴,保存体力。”斯内普匆匆说,把对方的白卫衣脱下来,看着狰狞的伤口感觉心漏跳了一拍,借助地面翘起的钉子把卫衣拉成一条一条,血不停流出来,慢慢干在身上,变成了暗红和深褐交织,他拿布条把伤口缠成两圈,细长的沾着血的手指不时触上裸露的躯干,在此情此景下却都生不起什么绮念,包好,血还是在流,斯内普绝望地把手贴在伤口上,企图让血流慢一点,手却很快被血染红,斯内普莫名其妙哭了出来,滚烫的液体崩在波特的手背上,让那个人差不多闭合的眼睛又稍稍睁了睁,动动嘴唇,极其细微的气流化为一句话“别哭啊,斯内普,我如果能活下来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斯内普呆滞地继续用手按住波特的伤口,没有理他,恍然觉得四周过分安静,发现枪声不知道何时已经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直升机的轰鸣声和警笛声,他们获救了。

兵荒马乱的一天过去,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学校里暂时少了一个人,多了一些饭后茶余的谈资而已,但两个当事人心里某些细小的情愫却在悄然生长,逐渐变成了参天大树。

  一个月后,波特终于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可以接受探视了,病房里,西弗勒斯和詹姆两个人相对无言,气氛尴尬到了极点,终于,西弗勒斯开口了“en……谢谢你,在每个方面。”短短一句感谢,对异常骄傲的人来讲比杀了他还难,但他还是坚持说完了,詹姆歪了歪头,看着坐在他床边整张脸都憋红了的西弗勒斯,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感谢他,这不是他应该做的吗?正常人都不会丢下另一个人逃跑的。西弗勒斯没等他回答就转移话题,“你之前说要告诉我的秘密是什么?”

  詹姆脑子暂停工作了一会,任由脑海里两种念头打架,终于横下心来,闭着眼睛讲“我喜欢你。”等待着面前人拂袖而去,却半天没听到动静,悄悄睁开眼睛,发现西弗勒斯居然没有发怒,反而有些温和的看着他,詹姆毛骨悚然,以至于都没听清楚西弗勒斯说的话,“好吧,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我可能也有点喜欢你。”门外护士敲门提醒了一下探视时间要到了,西弗勒斯站起身来,给了他一个拥抱,拿起搭在旁边的大衣走了,被詹姆的傻样娱乐到的,带着笑意的声音在空中晃悠了几秒,飘飘悠悠的钻进了詹姆的耳朵“我明天再来看你。”

  詹姆现在有点迷茫,詹姆不止一点点迷茫,詹姆琢磨了一天终于琢磨明白了,他!表白成功了!!

  詹姆激动地拍了一下病床,又因为扯到伤口而龇牙咧嘴,但一整天嘴角还都是笑咧起来的,来给他换药的护士认真想了一下这是不是面部肌肉失调,最终放弃了告诉医生的打算。

  詹姆出院的时候正好赶上寒假,却每天都补课程进度补的痛不欲生,专属家教·男朋友·西弗勒斯每天边给他讲题边听他嗷嗷嗷惨叫,终于忍不住了,一拍笔,吼到“你把这一打练习做完我今天晚上就陪你出去疯,没做完你就等着自己做吧,我不跟废物玩。”

詹姆安静了,詹姆奋笔疾书,詹姆做完了一打练习,西弗勒斯看在眼里,心想一打作业还是太少,明天布置两打好了。詹姆:?

 总之,他们晚上出去玩了。詹姆想去酒吧,西弗勒斯挑眉“你这次住院因为什么进去的,需要我给你复述一遍吗?”詹姆干笑了两声“西弗——这不是,实在想喝了吗?而且这也是正规酒吧。”

  两个人在大街上大眼瞪小眼了半天,终于某个人屈服了,大步向前走,留下了一句几乎听不到的,从牙缝挤出来的“我欠你的”。

  到了酒吧,非常想点烈酒的詹姆在某人的逼视下还是磨磨蹭蹭点了两杯度数不是很高的酒,坐了二十分钟,詹姆又开始搞小动作了,他被发现了,理不直气也壮“瞪我干嘛。”

  西弗勒斯皮笑肉不笑“你以为我他妈的没发现你喝的是我那杯吗。”

  “好吧,我错了,但是出来玩别这样严肃嘛。”带着酒气枕到对方肩上,“我只是想试试和你间接接吻而已。”于是某个同学获得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詹姆表示不满意并加深了这个吻,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他们出酒吧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一出大门正好烟花于夜空绽放,“我们的关系会像烟花吗?我指的是无比绚丽却又稍纵即逝。”

  “我们的关系永远不会改变。”

  剩下的话淹没在了唇齿中,我用温和的言语来安慰你,用我滚烫的唇舌温暖你,你知我希望你快乐。我希望你快乐。


    end




正文到这就结束啦,下面是罗里吧嗦的废话,可以不看。




(第一次写文,弱智文笔,麻烦多提提意见啦,会尽量改进的,因为是短篇,所以除俩主角其他都是NPC,用完就撤(?)某些地方没有写细节,比如西弗勒斯是怎么喜欢上詹姆的,等有空再补设定?结局其实是开放式,他们有可能相伴到老死,也有可能像烟花般短暂,看个人理解噢,渣渣废话完了,拜拜。)


最后的最后,谢谢24h群里小伙伴们给我的帮助和催稿,要不然这篇弱智文应该不会存在了,淦。

致某詹莉粉丝

      您三天前发的文章从发出来我一直有关注后续发展,也有评论,关于SS的问题大多数已经被提过,于是我就着重提了一下 关于演员zd的问题,您是什么回答的?

      “聪明的角色粉就不要和演员捆绑在一起"

      语气平和问,充满戾气答,我也不知道您的脑子里只装了炸药包还是装了马上就要爆炸的粪蛋,到底谁先提的演员?你没提我会问?我不是很想骂人,但如此双标行为着实令我叹服,先不提披着辟谣皮却干着抹黑之事,单单上升演员的事情就令人作呕。戾气这么重我也不是很想回复您,但想了两天还是想写下这些话,毕竟这涉及到您所说的反人类的问题不是吗?下面是复制的知乎辟谣,若有别的证据请您拿出来,不要一问就是去外网搜谢谢。

      以下知乎正文——来自知乎魏商

当然很难过,他是一个伟大的演员,也是一个很好的人。

艾伦不是zd,你们够了 (▼ヘ▼#)

先问是不是,再问什么看法。

先上结论:根据以下几点质疑难以证实Alan Rickman先生支持zd

开放转载,声名来源即可。

==============2016.1.16补充===================

有人补充道那段录音内容并没有提到支持zd。

链接:如何看待演员 Alan Rickman 是个zd分子所以不值得悼念这样的说法? - 知乎用户的回答;

===============原文=========================

1、Alan Rickman在目前所能在Google搜索到的信息中没有在任何权威媒体上表达过自己支持zd的倾向。

2、目前说能证明Alan Rickman的证据均来自“Free Tibet”,但“Free Tibet”作为自媒体其推文内容荒诞性很难具有真实性。

3、除录音和推文具有实质性外,其余截图证据均未找到原网页证据

3、Alan Rickman假设真为zd宣传过且自己不公开宣传就让“Free Tibet”表达自己立场,显然不符合常理。

目前能找到说明LT是zd分子的证据有录音一份,推文一份,截图两份。

我一个一个说:

①如果你有兴趣Google一下LT和Tibet有关内容,就会发现其有关条文都围绕在“Free Tibet”这个账所发布的推文和音频资料。但没有任何权威媒体和网站有LT表露自己zd倾向的内容

②(有主观因素)录音中的声音虽然很像LT的声音,但他在2014年另外一份采访视频中,声音早就具有了沧桑感,而这份音频却极像其年轻时候的声音,不得不让人怀疑其真实性。

对于录音的质疑除此之外还有其行为的不合理性:

1)如果真录了一段声音来宣传藏独了为何不继续大力宣传让粉丝知道,而在U2B却只有1000+播放量和0评论呢?

2)身患癌症多年是否有能力去做这些事情和表露其态度呢?

③“Free Tibet”这个推文号的内容极其荒诞和充满反X色彩,有兴趣可以翻翻,真实性值得令人怀疑(Eg:Free Tibet说过哈利波特曾暗中描写出Tibet悲惨的境遇)

④截图,目前只有截图,没有任何网页证明了有拍卖捐款的说明。

补充:在一个小论坛中找到了有关拍卖的相关内容:Potter stars get arty for Tibet(但其拍卖链接指向也是Free Tibet,且指向的网页无法访问(翻了墙也是)

但其中还扯到了Emma,对于Emma,除此之外Google搜索的信息中也没有在任何权威媒体表达过有关其对于Tibet的立场。

综上所述,目前没有充足的证据证实Alan Rickman先生为zd。

一个喜欢小孩,热爱甜食,对朋友周到热情,对工作认真负责的英国绅士,不可能支持分裂与战争,请拿出证据,别拿zd网站的话忽悠人。

重新发了一遍,屏一次我就发一次,去掉了图片,敏感词打了缩写,应该不会被屏了(?)

被屏了,挺好,我一个死了还有别人,加油,奥利给

依旧送给某詹莉粉
如图
希望某詹莉粉丝不要转移话题,正视您自己对角色与演员的造谣抹黑,给这件事一个解释,不要到处甩外网cp热度,我们关心的是这个?

[HP恶搞ABO]这是个有味道的霍格沃兹

我笑到脑瘫


叮铛小铃儿:

1.


哈利波特是个大蒜味的Alpha,这就是他钓到中国妹子张秋的原因。


张秋祖籍是山东。


张秋本人的信息素是方便面味的。


还是康师傅红烧牛肉面。


这就是哈利波特成为被选中的男孩的真正原因


打不过伏地魔还可以熏死他啊混蛋


2.


斯内普为什么这么讨厌哈利波特?


因为他对大蒜过敏。


只要哈利波特出现在以他为圆心半径五米的范围内,斯内普就会打喷嚏流眼泪浑身起包包。


这让他想到韭菜味的詹姆波特。


所以五年级他们学大脑封闭术时,是这样吵架的:


哈利和斯内普彼此站在房间的两端,相隔十米,捂着鼻子,声音从手掌向模糊的传出:


“你和你父亲一样令人作呕!”


“我父亲是个英雄!”


“他是个韭菜!”


斯内普激动之余放开了手,脸上顿时又多个几个包包


他一直很疑惑,为什么信息素是青草味的莉莉会生出大蒜味的波特


他忘了大蒜生长过程中有一个阶段是有韭菜味的青草。


3.


说起来,劫盗四人组个个不是好惹的。


他们不仅有韭菜味的詹姆波特,洋葱味的莱姆斯卢平,臭豆腐味的彼得,最重要的是,他们有个终极大杀器:


螺蛳粉味的小天狼星。


所以他们战斗时,只要大喊一声:


放小天狼星!


敌人就会自动退散


当时,整个霍格沃兹能与小天狼星抗衡的只有一个人:


西弗勒斯斯内普


他有着油漆味的信息素。


是真 油漆


就是那种有甲醛甲苯二甲苯等各种你说不出名字的化学物质的油漆


而且,他的心情好坏与气味扩散范围成反比


最强时可以让整个学校都笼罩着自己的味道。


这就是为什么劫盗四人组总爱惹毛斯内普的原因


这样他们就不用上课啦!


矫情点我们可以这么说:


当斯内普难过时,全校都会和他一起叹息


当斯内普伤心时,全校都会和他一起哭泣


庞弗雷夫人专门为他开了个心理安抚室


所以以后写文的时候不要写:斯内普教授像以往一样在整个教室里喷洒毒液


他是真 有毒


写成斯内普教授像以往一样在整个教室里喷洒油漆不是更贴切更准确吗?


所以他为什么成为了邓布利多安插在黑魔王身边的间谍


虽然他的味道不足以像哈利波特一样直接熏死伏地魔


但若长期陪伴,则可以降低伏地魔智商,削弱他的视力,损害他的免疫系统,严重的话还会得白血病呢。


间接为凤凰社取得机会。


平时上课的话,他会随身带一个甲醛吸收器。


但是油漆本身的气味还不足以驱散。


金妮有时对莫莉抱怨 他们上魔药课就好像在新粉刷好的房间里吃大蒜。


莫莉淡定道 这算什么 他们凤凰社开会就像在新粉刷好的房间里吃螺蛳粉。


我好像明白为什么斯内普教授的教室和住宿是在地窖了呢


太明智了


因为温度低不利于气体分子扩散啊


这样斯内普应该干脆住到冰柜里嘛


想象一下 小天狼星和斯内普吵架时:


“闭嘴,你这条掉进油漆桶里的鼻涕虫!”


“闭嘴,你这条天天喝螺蛳粉的蠢狗!”


后来,凤凰社给每个成员配了个防毒面罩


以及为什么人们听到卢平的人生遭遇总会潸然泪下的原因


你切过洋葱吗?


4.


邓布利多有酒精味的信息素


不是红酒白酒那种或醇厚或壮烈的味道


是酒精!


药用酒精!


据说他年轻的时候,威力大到可以灌醉方圆五百里所有人


即使现在,他已经一百多岁了,师生们平时听他说话也是醉醉的


正所谓 众人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格林德沃的味道是橡木味的木塞


真是绝配啊


不许想歪!


5. 


说起来,巫师三代真的一代不如一代


没有邓布利多这种行走的迷**魂**剂


也没有小天狼星这种超级核**武**器


比较厉害的哈利波特放以前也就是个中上水平


对,我好像忘了一个同时代也很厉害的人


德拉科马尔福?


不是,他们全家都是摩丝发胶味的。


赫敏格兰杰?


她是油墨味的


罗恩?


他是Beta 不用理他


没错!


纳威隆巴顿


他曾以为自己是个Beta


然而


其实他是辣条味的


还是超重口味的那种!


想不到吧!


6.


说起来伏地魔是什么味的?


他是鞋拔子味的


斯内普教授为了胜利真的牺牲了很多啊!


伏大大虽然没有鼻子


但是还是会呼吸的


然而他本人会装作不知道自己什么味的样子


“是谁不洗脚啊 自己站出来。”


食死徒会商量好每天找不同的替死鬼


                       ~完~